瞬間交集。凝聚成美麗

關於部落格
九十五年靜宜大學中國文學系一年B班

漢語文言報告

第五組人馬

在此相會

組員:許家慈、蔡依妏、蘇怡妃、潘儀蓁、林若馨、林仙如
  • 43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紀錄】青春版牡丹亭演百場 白先勇談他的男人

主持人:您覺得會不會是一個殘缺呢?
白先勇:我想我的一生很幸福,就是有很好的,很知己的朋友,我想這個也是上天給我的恩賜吧。
 
白先勇的加州寓所裡,擺著一張照片,裡面的兩個男孩,一個白皙清秀,是他,一個溫文儒雅,是王國祥。
 
王國祥,就是白先勇的知己。
 
主持人:您在五十五歲的時候,公開自己的這個情感世界,您可以不說呀?
白先勇:我覺得任何的人性中有各種感情,每種感情都是屬於人的感情,都值得尊重,而且我作為一個文學家,做為一個文學家,我覺得寫的是人性,所以我既然寫了,當然什麼都可以講。
 
主持人:有沒有考慮到壓力?
白先勇:倒是沒有,倒是沒有。我覺得該講就講,尤其是在寫作的時候,應該,我想一個文學家,最重要的是要忠實於自己。
 
2006年,白先勇接受香港鳳凰週刊專訪,這次,他用了“戀人”兩字,來描述自己與王國祥間的關係。這份生死之交的情感,包含了朋友、愛人,兒時玩伴等各種層次,然而死生契闊,兩人終究無緣偕老。王國祥走時,得年五十五歲。
 
他是我的戀人
但是我們之間
不完全是戀人之情
或手足之情
這樣簡單的定義
應該說他是我
一生的生死之交
這份感情裡面包括
朋友  愛人  兒時默契
的夥伴等多重含義
 
當時他們兩個人在白先勇加州的聖塔芭芭拉家裡頭,共同種下了三棵義大利柏樹,結果就在這三棵柏樹,中間那一棵,無故的就死亡了。隨著就是王國祥,白先勇一生戀人的逝世。他在<樹猶如此>這篇文章的後面,用這樣的文字來寫著,他說“剩下的那兩棵義大利柏樹中間,露出一塊愣愣的空白來,缺口當中,映著湛湛青空,悠悠白雲,那是一道女媧煉石也無法彌補的天裂。
 
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】
樹木尚且有這麼大的變化,更何況是人呢?語本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言語:「桓公北征經金城,見前為琅邪時種柳,皆已十圍,慨然曰:『木猶如此,人何以堪?』」多用於感傷人生的變化。北周庾信枯樹賦:「桓大司馬聞而歎曰:『昔年移柳,依依漢南,今看搖落,悽愴江潭,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!』」唐盧照鄰病梨樹賦序:「豈賦命之理,得之自然,將資生之化,有所偏及。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!」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來源:文茜世界周報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